【J2】【翻译】Hey, Nobody's Perfect

作者:cleflink

译者:fayescar

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5506

授权要到了以后会放出

Sum:

Jensen说他想要个朋友的时候不是指这个意思。

正文:

Jensen本以为他已经跟震惊这个心理活动绝缘了。毕竟他活在世界末日里。

不是任何其他的世界末日,注意。Jensen在一个操蛋的丧尸末日里活了下来。活的,丧尸末日。他在病毒刚开始散播的时候就在了,见证了那时所有充满恐慌、认为其荒谬的新闻言论,当感染一步步扩展成瘟疫,然后是全球危机,最后就成了这狗日的世界末日;他经历了对于生存的定义从拥有一把上了膛的猎枪进化成了只要有两条跑得过任何跟在你后面爬爬爬的东西的腿;全程出席了世界变成活生生的生化危机的过程。而且那版本还不怎么样。

所以对啊,在经历了这么多不可能中的不可能之后,Jensen想不出在这人世间有什么在被摆到他面前的之后不能让他继续泰然自若了。

但这他妈绝对是在开玩笑。

“我必须得说,”脑门正被Jensen用猎枪顶着的那头僵尸说(这没任何道理因为僵尸操他的不会说话),“至少这一次能来上一场真正的交谈真是太棒了。僵尸们可不是健谈的类型,你知道。除了那些‘饿啊啊啊,脑子啊’之类的,而且这些话也都被重复太多次了。”

Jensen盯着这头僵尸,他从它开口说话而不是吃他那一秒开始就基本盯着它到现在。这是头看上去新鲜的那种,是说他的皮肤没有从骨架上脱落,两只眼睛也都在它眼眶里。但从那灰白的脸色和笨拙的步伐来看它又不可能被认错,更不用说那围绕着它的死亡气息了。

“你是头僵尸。”Jensen对僵尸说,更像是在阐明它的属性,死的。

“没错,”那僵尸直率又诚恳地说,“这事这么大声说出来是听上去挺糟的。顺便,我是Jared。谢谢你没对我开枪。”

“我还没决定不这么做。”Jensen说,枪口仍准确瞄着对方高高的额头,“你咋在说话?”

那僵尸,Jared,或者说,耸了耸肩,“不知道。自从我被咬了以后一直是这样。对啊我不是个摇摇晃晃脑死亡还跑来跑去的活尸体,这棒极了,我不懂为什么你比我还难接受这事。吃大脑太恶心了,不管怎么说还是给我巧克力棒比较好。”

“这他妈太神经病了。”Jensen不得不说。

Jared仰起头,做出了一个几乎像是要大笑的动作,但事实上更像是喉咙里的断了气以后干枯的咯咯声。他们都为此瑟缩了一下,而Jared的表情一下子失落地那么厉害以至于他其余的身体部分都跟着一起萎靡了一点。

“该死的,”他说,用一种安静的、挫败的嗓音让Jensen立刻把心系在了这人身上,不管自己有多不情愿。Jared病殃殃地微笑着,“我提过这僵尸的事糟透了吗?”

“本有可能更糟的,”Jensen能想到说的只有这个了,“如果那个感染你的僵尸咬了你的脖子,你每个字只能吹着气说了。”

这次Jared把笑声控制在使他不那么像死透了的程度上。“那就真是要命了,”他同意,然后顿了顿,用一种不符合他A. 小山一样的体型和B. 一只操他妈的僵尸身份的害羞语气说,“尤其是在我终于找到了人聊天的时候。”

Jensen微微点头,忍住不开口同意这番话。

“所以,你是因为什么在这?”Jared问,“我本来完全觉得你会开枪的,不管我是不是只会说话的神奇丧尸。”

“我很孤单。”在他意识到自己想开口回答这句之前这些词就冲出了他嘴里。一个苦笑接着扭曲了Jensen的嘴唇。“这很可悲,对吧?这操蛋的世界都他妈疯了,弹夹满多久我才能活多久——而这建立在我不先饿死的基础上。然后我站在这里乞求上帝听见我祷告给我些朋友。”

“我一点也不觉得这很可悲。”Jared说。他听上去有点忧伤以及觉得他娘的Jensen在干嘛,和一只僵尸比谁的人生(或者僵尸生)更惨?

显然Jensen自己还能找到其他方式来发疯。“Jensen。”他说,放下了手里的枪。

Jared眨眨眼,“啥?”

“我的名字。Jensen。”有什么在不远处发出咔哒咔哒声,在一座废弃的城市里这永远不是什么好的信号。Jensen站直身体,斟酌地看向Jared,“得走了。你来吗?”

Jared花了几秒理解这句,Jensen看着它那瘦削的脸颊上先是一阵了悟,微弱的希望紧接着浮现。“你认真的?”

Jensen用力吞咽了一下。他绝对是疯了。他点点头。“对。”

“棒极了!”Jared乐呵呵地跳了跳,而Jensen对他的同伴已经死了的这一点感到非常遗憾。因为Jensen不是恋尸癖,可Jared活着的时候一定好看极了,也不会缺了脑袋上那半块头皮。“这太好了,Jensen,谢谢你,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我能击退那些僵尸,和你一样,不是说他们能再吃我一——”

“现在我在遗憾你说话时不用喘气的事实。”Jensen喃喃道,但他能察觉到自己的微笑。他不记得上次自己这么做是什么时候了。他把猎枪扛在肩上,对Jared伸出一根手指,“但如果你身上脱落的器官溅到我,这事就没得商量了。”

“有道理。”Jared说,仍咧着嘴。他摇晃着走到Jensen的边上,Jensen得压下一股强烈的猛击他的脸然后飞快逃走的本能。“所以,你是从哪来的?”

有一百一千种可能这事没个好结果,Jensen会被吃掉这个事实参与大部分其中,但他已经不是很能代入自己的状况去考虑了。于是他的新朋友是头僵尸。而疯狂又基本就是Jensen这些天里的寻常,也不是说Jensen有在祈祷的时候说清楚要什么样的朋友。Jared看上去是个不错的家伙。Jensen的人生可以就这样有它然后继续下去。

而如果Jared突然朝他扑过来,至少Jensen能被一只不错的僵尸吃掉。这本可能更糟的。